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之三)(1937.7至1945.8)

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之三)(1937.71945.8

 

抗日战争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提出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

 

  19431月,苏联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歼灭德军33万人,从根本上扭转了欧洲战局。1944年夏,苏军收复了全部国土,把战线推到东欧。19437月,美英联军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登陆,9月意大利政府向英美投降。l9446月,英美联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美英在太平洋的作战进展顺利,使日本帝国主义处境极为不利。

 

  中国共产党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发起的第三次反共高潮后,各解放区的抗日战场上开始进入局部反攻阶段。抗日根据地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与此相反,国民党统治区发生了严重危机。在此形势下,国民党政府在处理与中共关系上,不得不从“军事解决”再回到“政治解决”上来,要求与中共重新谈判。

 

  为了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中国共产党表示同意随时恢复两党谈判,以团结一致,共同对敌。1944312日,在延安纪念孙中山逝世19周年大会上,周恩来同志作了《关于宪政与团结问题》的演讲。他明确指出,现时中国实行的宪政,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政治解决”的内容,应该是双方的公平合理的,“我党愿意坚守四条诺言”,国民党政府也应“承认我党在全国的合法地位,承认边区及各抗日根据地为其地方政府,承认八路军新四军及一切敌后武装为其所管辖所接济的部队,恢复新四军的番号,并撤销对陕甘宁边区及各抗日根据地的封锁和包围。”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国共两党又恢复谈判。1944429日,中共代表林伯渠、董必武、王若飞抵达西安。54日,同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王世杰开始谈判。林伯渠首先提出,以周恩来《关于宪政与团结问题》演说中所提的五项条件为基础。国民党代表则提出先就边区问题和军事问题进行商谈。在军事问题上,双方在中共领导的军队数量上分歧很大,就此会谈了五次,仍达不成一致意见。517日中共代表应邀又飞到重庆继续谈判。中国共产党提出二十条意见。国民党代表看后认为,有些条件的提法无异是宣布国民党的罪状,希望能修改一些内容和词句,并拒绝接受和转交给国民党中央。中共代表经请示中共中央后,决定予以让步,将二十条改为十二条,另八条口头提出。194465日再次举行会谈。国民党以“内容并未改变”为由拒绝接受中共条件,却抛出个《中央对中共问题政治解决提示案》。提出:第十八集团军及其他在各地之一切部队,共编为四个军十个师,其余都要限期取消;陕甘宁边区定为陕北行政区,其行政机构称为陕北行政公署;党的问题,“依照抗战建国纲领之现实办理”。对中共提出的各项政治要求却一字不提。这些条件共产党当然不能接受。由于国民党顽固地坚持一党独裁,经过半年谈判,终无结果。

 

  国民党为了缓和国内的矛盾,于194495日至19日,在重庆召开三届三次国民参政会,欲借实力以压共产党接受他们的“条件”。

 

  中共经过认真研究,决定乘此机会,利用合法讲坛,揭露他们坚持一党专政、破坏谈判的阴谋。1944915日,林伯渠参政员在大会上作了关于国共谈判的报告。讲了谈判中的重要问题、谈判的重要分歧、谈判的经过真相。以有力的事实,说明“七年前的四项诺言,我党坚守不渝”,而国民党政府却在军队、政权与党等重大问题上,对共产党和解放区制造严重障碍,揭露了国民党坚持一党独裁的真相。林伯渠严正指出,从抗战民主团结利益出发,挽救目前抗战危机准备反攻的救急办法,“必须对政府的机构人事政策迅速来一个改弦更张”,“希望国民党立即结束一党统治的局面,由国民政府召集各党、各派、各抗日部队、各地方政府、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国事会议,组织各抗日党派联合政府”,一新天下耳目,振奋全国人心,夺取抗日的最后胜利。

 

  针对国共谈判中的问题,19441010日,周恩来同志作了著名的《如何解决》的双十节演讲。他严正指出,仅在最近半年内,正面战场沦陷了10万多平方公里土地,正面战场之所以溃败惨重,就是因为国民党政府消极抗战,积极反共,一党专政,个人独裁。周恩来强烈呼吁:“我们认为改组政府、改组统帅部,成立各党派联合政府、联合统帅部,废除失败主义的‘军令’和法西斯主义的‘政令’,是挽救目前危机切合时要的惟一正确方案。”周恩来还就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提出了六条具体步骤。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政权问题上的最高体现。中国共产党关于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反映了当时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迫切愿望,立刻受到全国各界的拥护。

 

  1944年美军在太平洋转入战略反攻阶段,日军节节败退。美国政府感到“中国共产党已变成中国最有动力的力量”,从它的战略利益出发,逐步走上“扶蒋反共”的道路。19449月,赫尔利以美国总统私人代表身份来华插手国共谈判。1944117日,赫尔利带着他同蒋介石商定的五点方案到延安。118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同赫尔利进行了谈判。119日,中共提出新的五点方案,经过四次会谈,1110日达成了《中国国民政府、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协定》。其主要内容是:“为共同打败日本强盗建设新中国,要在联合政府之下统一起来;要成立各党各派无党无派的联合政府,要成立代表所有抗战力量的联合统帅部;要给人民自由,要实行民主的改革;要承认所有抗日的力量,装备所有抗日的力量,统一所有抗日的力量(用联合政府来统一);承认所有党派的合法地位。”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签字,赫尔利代表美国政府签字作保。

 

  受中共中央委派,19441111日,周恩来随赫尔利到重庆。赫尔利向蒋介石通报后,蒋介石反对,赫尔利就抛弃了由他签字担保的五项协议。19441228日,国民党作出继续谈判的决定。可是蒋介石拒绝中共提出的最低限度的民主措施,于1945年元旦,公然宣布要召开“国民大会”,以抵制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实质上是要召开由国民党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通过一党专制的宪法,承认国民党专制政府的合法地位,强制共产党交出军队,交出政权。

 

  194517日,赫尔利再次致函毛泽东和周恩来,提出在延安召开由他参加的两党会议。111日毛泽东复函赫尔利,提议:“在重庆召开国事会议预备会议,此种预备会议应有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三方代表参加,并保证会议公开举行,各党派有平等地位及往返自由。”

 

  124日,周恩来抵重庆,次日发表声明,代表中共中央提议:“召开党派会议,作为国事会议的预备会议,以便正式商讨国事会议和联合政府的组织及其实现的步骤问题”。但是国民党对周恩来再次来重庆谈判仍无诚意。国民党谈判的要点,是要共产党交出军队,由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管辖,或由美国人充当统帅。这是变中国军队为殖民地军队的卖国政策,周恩来断然拒绝。虽经周恩来多方努力,由于国民党坚持其错误政策,谈判仍未取得进展。

 

  194521日,蒋介石在重庆宪政实施促进会发表演讲,拒不同意建立联合政府,宣布将于511日召开伪“国民大会”,遭到全国人民反对。42日赫尔利公开表示:“美国已承认国民政府为中国政府,并且在经济上、军事上和政治上支持它”。他撕破虚伪面纱,露出扶蒋反共的真面目。194555日至2l日,国民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决议反对中共提出的建立联合政府的号召,宣称“建立对中共斗争之体系”。蒋介石已加快了坚持独裁、发动内战的步伐。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周恩来的《论统一战线》

 

  中国共产党为了团结全国人民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妄图在中国维持与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的阴谋,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1945423日至611日,在延安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正式代表547人,候补代表208人,代表着全党121万党员。这时的解放区总面积巳达9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一亿。

 

  这次代表大会的召开,是经过充分准备的。从1942年开始的全党整风运动,取得了重大成果。1944521日至1945420日,在延安召开了中共六届七中全会,讨论并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讨论党的“七大”的各项筹备工作和城市工作等问题。《决议》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若干重大问题,从路线是非和产生根源上作了分析和结论,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为“七大”的胜利召开,做了充分的准备。

 

  在“七大”,毛泽东作了《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朱德作了《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刘少奇作了《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周恩来作了《论统一战线》的重要发言。大会选举了中央委员会,并在党的七届一中全会上,选出了新的中央领导机构。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陈云、康生、高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张闻天、彭德怀为政治局委员,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政治局主席、书记处主席,任弼时为中央秘书长。

 

  大会听取并通过了毛泽东《论联合政府》的报告。这个报告深刻地分析了国内外的政治形势,总结了二十多年来党所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的丰富经验,特别是抗战以来,国共两党两条抗战路线斗争的经验。国民党实行消极的抗日政策,是“因为这个集团所代表的利益是大地主、大银行家、大买办阶层的利益。”国共两党两条路线的斗争,是光明与黑暗的两个前途的搏斗。为了争取光明的中国,七大为全党全国人民制定了打败侵略者,建立新中国的完整的纲领和正确的政治路线,这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日本侵赂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

 

  打败侵略者,建立新中国。这是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奋斗目标。毛泽东同志说:“我们主张在彻底地打败日本侵略者之后,建立一个以全国绝对大多数人民为基础而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统一战线的民主联盟的国家制度,我们把这样的国家制度称之为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这反映了全国各民主党派和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迫切要求。

 

  “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的力量。”这是实现奋斗目标的根本途径。首先是发动农民群众,这是现阶段中国民主政治的主要力量。还要加强在城市和工人阶级中的工作,特别要发展人民军队,巩固和扩大解放区和人民军队,这是当前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头等重要任务。加强党的领导,这是争取革命胜利的关键。这就要发扬党的三大优良传统,加强党的建设。三次革命的经验,尤其是抗日战争的实践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努力,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做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中国的独立和解放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工业化和农业近代化也是不可能的。”

 

  周恩来同志在大会上作了《论统一战线》的重要发言,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和发展,对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统战问题上的经验教训,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和科学的总结,对当前和今后如何搞好统一战线工作,都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从“九一八”到党的“七大”,周恩来同志把统一战线,划分为五个阶段:(1)从“九一八”到西安事变(1931-1936)。斗争的中心是抵抗日本侵略,还是不抵抗日本侵略。这阶段是反蒋抗日。(2)从西安事变到“七七”抗战(193612-19377)。争论的中心是真正准备抗战,还是空谈准备抗战。这阶段是逼蒋抗日。(3)从“七七”,抗战到武汉撤退(19377-193810)。斗争中心是全面抗战还是片面抗战。我们坚持建立统一战线组织,制定共同纲领,改革政治机构;蒋介石方面则提出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反动口号,落实他们的“溶共政策”。这阶段是联蒋抗日。(4)从国民党五中全会到1944年国共两党公开谈判(1939-1944)。斗争的中心是我们坚持抗战、团结、进步,国民党要妥协、分裂、倒退。其间有三次反共高潮,三次国共谈判。(5)从联合政府口号提出到现在(1944.9-19455)。斗争的中心是我们提出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国民党继续坚持一党专制的政府。

 

  周恩来同志是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模范。他依据毛泽东思想,从同“左”、右倾斗争的丰富实践中,深刻指出,要建立一个巩固的新民主主义的统一战线,就是要认清楚敌人、队伍和司令官这三个问题。

 

  认清敌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敌人是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可是帝国主义不仅是一个,而国内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又有不同的派别和集团,这些敌人常常不一致,所以敌人营垒又是变化的。特别是各阶级的代表人物,更不是固定不变的,有些敌人在一定条件下是有两面性的。这就要正确地认识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矛盾变化,能够随时地认识敌人,分析敌人,能够提出战胜敌人的正确方针。

 

  要组织好队伍。新民主主义统一战线,队伍很大,很复杂,有无产阶级,有农民,有小资产阶级,有自由资产阶级,甚至有些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也来参加。要分析情况,区别对待,争取绝大多数。

 

  无产阶级是这个队伍的骨干。无产阶级觉悟高,本事大,可是人数少,力量小,这就要依靠最可靠的同盟军——农民。农民是这个队伍中的主要力量。也要依靠小资产阶级,他们是革命的基本力量。典型代表是知识分子,要引导他们和工农结合。还有一个自由资产阶级,是中间力量。要争取,要联合,至少使他们中立。但不能依靠他们。这个队伍分三类:一类是进步力量,就是工农小资产阶级;一类是中间力量,就是中间阶层;一类是顽固力量,就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我们的方针是发展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孤立、分化和打击顽固力量。

 

  司令官问题。就是坚持无产阶级的领导权问题。无产阶级比别的阶级先进,是应当领导别的阶级的。但无产阶级也不是天然的司令官,是通过艰苦斗争而争来的,和我争领导权最主要的力量,是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双方争夺的对象是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国民党是用压迫的方法去争取,共产党是用同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合作的方法。领导权问题,是统一战线中最集中的一个问题。右的是放弃领导,“左”的是把自己孤立起来,成了“无兵司令”、“空军司令”。可以说,右倾是把整个队伍送出去,“左”倾是把整个队伍推出去,给革命造成的损失是一样的。

 

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要经验

 

  在中、美、苏的强大攻势下,1945814日,日本政府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8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停战诏书的形式,宣布向盟国无条件投降。194592日,在东京湾的美国密苏里号军舰上,日本天皇和政府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同时根据194312月公布的《开罗宣言》,将日本侵占的中国东北(伪满洲)、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国。194593日,成为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到此,历经八年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第一次取得的反对帝国主义侵赂战争的完全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及所有的人民武装力量,在八年抗战中,作战125万次,抗击了侵华日军的60%和伪军的90%以上。消灭日、伪军1714万人。至抗日战争结束,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主力,发展到120多万人,民兵220万人,解放区一亿人口。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人民军队、爱国的民主党派、全国同胞和海外华侨,为抗日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据国民党的军事报告,在八年抗战中,国民党军队与日军大的会战20多次,主要战斗907次,毙伤敌伪军228万人。历史证明,国民党部队中广大的爱国官兵,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也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中国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社会主义的苏联和同盟国英、美及全世界的广泛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反对日本法西斯艰苦卓绝的斗争,也有力地支持了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

 

  中国抗日战争取得完全胜利的关键,在于形成并基本坚持了以国共合作为主要内容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结这个时期的统一战线经验,主要是坚持了四个原则:

 

(一)求同存异的原则

 

  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要以弱小的综合国力战胜处于帝国主义阶段的日本,就必须实行全民族的大团结、大联合,建立起以国共两大军事、政治势力为主的统一战线。而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是阶级基础和性质完全不同的党,特别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以后,国民党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反革命屠杀政策的指导下,无数共产党人遭到杀害。两党处于不共戴天的仇视状态,但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以博大胸怀、捐弃前嫌,从国家和民族大局出发,提出与国民党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中国共产党为争取蒋介石政府抗日,求抗日之大同,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下,在许多非原则性问题上作了让步。经验告诉我们:统一战线必须坚持求大同存小异;国共两党只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管过去积怨多深,是能够在大目标下统一起来的。

 

(二)既统一又独立的原则

 

  为了抗日,中国共产党必须同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血的教训、共产党人的革命纲领,要求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国民党是执政的党,它对共产党的既定方针是限制以达到消灭。如果事事都要同国民党统一,征得它的同意,那只能是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向国民党全面投降。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不仅制定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正确的路线、方针,而且适时地提出了许多处理合作中出现的问题的政策、策略,使统一战线能够得以维持,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又使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性、先进性得以保持,“在中国革命史上开辟了一个新纪元”。

 

(三)又联合又斗争的原则

 

  以蒋介石为首的亲英美派大资产阶级,是国民党政府中的当权派、势力派,但又是反共的顽固派。要建立抗日统一战线,必须与他们联合;要保持共产党的独立性,必须与他们的顽固反共行为进行坚决的斗争,并在斗争中不忘记联合抗日的大目标。为此,中国共产党对顽固派的斗争采取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由于中国共产党对顽固派采取了又联合又斗争的策略,尽管蒋介石政府在八年中搞了不少磨擦,掀起了三次反共高潮,但没有发动全面内战,没有退出抗日统一战线。

 

(四)坚持依靠自己力量和争取外援相结合的原则

 

  中国共产党从日本侵华战争爆发起,就一再明确指出,在中国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主要靠中国的抗日统一战线,靠全国人民自己的力量。但也争取国际反法西斯的国家和人民的援助,特别是苏联的援助。这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不可缺少的条件。

 

  中国人民的抗战,正是因为首先立足于自己的力量,才能在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的疯狂进攻下,坚持抗战八年整,中国没有亡国,这是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结果。当然在这之中,也获得了国际方面的援助。中日战争爆发不久,共产国际就发表了《告国际无产阶级宣言》,号召用一切方法援助中国人民抗战。苏联政府给予中国大批军火贷款,支援中国飞机1000多架,航空人员2000多人。日本共产党一再向日本人民号召,"不送一兵一卒到中国去!"日共领导人冈野进亲自来中国,同中国共产党-起组织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和反战宣传。像加拿大的白求恩大夫、印度的柯隶华大夫以及美国史沫特莱作家等人,自愿来中国参加抗战。即使英、美、法等国,因反对日本独占中国,也希望国共合作抗日。当中国抗战到反攻阶段,由于苏联以百万大军出兵东北,从而加速了日本失败的进程,使中国获得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这是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同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相结合的结果,也是中国共产党坚持依靠自己的力量和争取外援相结合原则的伟大胜利。